堕落的青春(3)

徐三就像是个局外人似地冷冷地审视着他身边的同学们,在他的理念中已经将自己和他们明显地区别开来!他们根本就是不同的两类人,他们活他们的,我活我的,互不相干。

“立正!”极为宏亮的声音如炸雷般在物热系热能九六一的二十八个同学耳边响起!混混噩噩中的徐三也被震得思绪一清,禁区不住正眼打量起他们的教官来!

挺高的个头怕是足有两米!挺大的块头,怕是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短袖的草绿色军装下,胸脯位置明显鼓起成两大块!裸露在外的小半截上臂也显露出高高坟起的肌肉块,刀削斧凿般刚毅的五官轮廓,整个充满了爆炸性的力感和美感,足可和好莱坞明星施瓦星格相媲美哇!

“我!邓建勋!”教官那有如两道冷电的眼神迅速地扫视了全体同学一眼,语气带着明显的军人的铁血和激昂,“邓小平的邓,建立功勋的建勋!野战军出身,中尉军衔!目前在长沙工程兵学院深造!”

说到这里顿了顿,教官挺了挺胸膛将军装的下摆往下拉了拉,酷酷地道:“今后,我就是你们的排长!你们一切行动要听指挥,明白了吗?”

“明白了!”全体热能九六一的学生三三两两地回答着。

一抹冷焰从教官眼底掠过,有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直刺向懒懒散散的学生们,教官恶狠狠地喝道:“你们没吃饱吗?还是快要病死了?大声点!”

“明白了!”学生们的回应声明显地整齐起来,音调也加大了许多,便是操场旁边的几棵法国梧桐也被震落了几枚树叶下来。

“我听不见!”教官冷漠依旧,神情愈发冰冷。

“明白了!”二十八个学生同时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吼起来,便是冷漠的徐三也情不自禁地放开嗓子大喊起来!那声浪在热闹的校园中传出很远很远,让路过的师兄纷纷侧目,更震落了纷纷扬扬的许多树叶下来。

“嗯!”教官点了点头,脸上却是一副勉勉强强还行的意味,“现在是第一堂军训课——军姿!也就是立正!大家听好了,立正要挺胸、抬头、收腹、提臀、双手紧靠腿侧!双目平视,注意,在你的面前就有一个敌人,他非常危险!对了,就是这样……好,保持十五分钟!”

……

时间就在紧张的军训中不知不觉熘走,转眼一个下午就过去了!高强度的军事化训练让这些天之骄子们叫苦不迭,当教官刚一宣布下操的时候,便已经一个个软瘫在地上了!纷纷摘下头上的帽子来扇风取凉!有几个胆子大的还解开了军装,露出里面光光的肚皮来,上面的汗水有如小河般直淌!

徐三却是冷冷地扫了一眼教官和其它学生,缓步向宿舍而去!比起其它软瘫在地的学生,他似乎还显得精力充沛,步伐也是十分有力!

邓建勋略显惊异地扫了徐三的背影一眼,转向瘫在地上的其它学生,语气冷如寒冰:“你们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如果不想饿着肚子夜训的话,最好是赶紧去吃饭!”

“妈呀,还要夜训啊?”

“什么?还让不让人活了!”

学生们顿时鼓噪起来,但他们不满的眼神终究敌不过邓建勋冰冷的目光,只得飞快地勉力爬起身来,冲向宿舍!妈呀,半个小时,要吃饭还要洗澡,时间可够紧的!学生们这样想着,纷纷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徐三的动作相当麻利,冲凉只花了三分钟,不过穿回这身湿透的军装让他极为不适!打饭三分钟,吃完五分钟!还不到一刻钟,他便已经静静地坐在书桌上了,这时,动作第二快的室友才慢腾腾地打了饭进来!

那是个胖胖的家伙,白乎乎的,个子不高,却长得一副讨人喜的脸神!

胖子看到正孤伶伶地坐在书桌前发呆的徐三似乎是呆了呆,但仍然对着徐三投过来的极不友好的冰冷的眼神笑了笑!坐在了他旁边的书桌上!原来这家伙是睡他上铺的!

“唉呀!真***的累啊,你不累吗?”胖子明显属于个性开朗型的,一点也不在意徐三的冷漠,极为热情将方凳往他的方向挪了挪,笑道,“你动作咋那么快哇?佩服!”

“哪里!”徐三极不自然地笑了笑,竟然还有几分害羞!他还是不太习惯和陌生人相处。

“我叫张东,河南洛阳人,你呢?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胖子的脸上满是真诚的笑意,至少徐三看不到一丝虚假的成分。一分热乎便悄悄地爬上了他的心头,微微有些激动地道:“浙江新昌,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我家就在天姥山上!我叫徐三!”

“了解!徐三,刚入学就被留学察看的家伙!可我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你并不是故意的,对吗?”另外的一把声音传入徐三的耳中,徐三一抬头才发现又一名室友打饭回来了!和胖子差不多的块头,一米七左右!不过脸蛋长得挺俊,尤其两道浓眉很有个性!浓眉下黑黑的双眸正热情地看着徐三!

“广西柳州人,蓝迪!以后请多多指教!”浓眉的家伙在徐三对面坐下,认真地看着徐三说道,“以后我们就是同一宿舍的室友了,一定要相互帮忙才行!”

“一……定!”徐三的心头愈发的热络起来,几乎就要热泪盈眶了!

胖子和蓝迪都是外向型的家伙,很快就侃得热火朝天、五湖四海无话不说起来,普通话不佳的徐三自然便只有做听客的份了!其它的室友也陆续地回来,年轻的大学生们才相识不久,却像是老相识般高谈阔论起来!

418寝室的第一次坐谈会就在这种热络的气氛中顺利召开!徐三竟然真真切切地感到自己已经成了其中的一员!刚到时的那份陌生感早已经不冀而飞,毕竟,年轻人都是毫无机心又极为单纯易于相处的!

当集合的急促哨声响起的时候,徐三都有些不愤!要是这种气氛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该多好啊!他非常担心,等夜训回来,室友们又会回复他初到时那种令人难受的眼光!

新生们很快就集合起来,这回是整个十连的集合!也就是说除了徐三所在的五排之外,其它的五个排也一并被集合起来了,一起拉练!

“夜训内容是唱歌!唱革命歌曲!军训结束学校还会举行比赛!希望大家多多努力!”在系楼的阶梯教室里,连指导员站在讲台上振臂高唿,“我们十连是有着优秀的传统的,历年的新生歌曲大赛都稳获前三,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了!”

指导员大略三十多岁,有着修长健美的身材,白净的俊脸,非常有男人味!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着男性的魅力,真可谓十足的美男子!

徐三的心就正在怦怦地跳着!大家不要误会,他可不是为了指导员而跳!原因是座位排定后,徐三不小心侧头看了一眼旁边!这一看,竟然立时就将徐三惊得魂飞魄散!何故?原来坐在他左边的竟然是一位大眼美眉!

自从出了车站那档子事,现在的徐三可谓是极度恐美症患者!偏偏坐在他身边的又是一位有着一对含神美丽大眼的漂亮女生!这怎能不让他惊得魂飞天外?黑黑的脸膛立时化作一片紫红,豆大的汗滴从他的额际涔涔而下……徐三开始惶惶不可终日,讲台上的指导员讲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直到同学们嘹高的歌声响起,他还在一片腾云驾雾之中……

邓建勋教官双手背负身后,威严地立在最前排,监视着他前面的五排!落坐前他曾经恶狠狠地说过,作为军人,站就要站相,坐就要有坐姿,绝对马虎不得!谁要打马虎眼,马上就上学校大操场跑十圈再回来!

徐三正襟危坐着,淌下的汗水让他的脖子痒痒无比,但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愣是一动不敢动!他可不想去大操场跑上十圈!

第三章军歌之争论

论热烈的歌声突然停顿,阶梯大教室出奇地安静下来!

“那位同学!请你起来!”

刚刚清醒过来的徐三吃惊地看到风度翩翩的指导员将目光投向了他。在确定指导员是在叫他的情况下,徐三无可退缩地站起身来,整个大教室超过一百双的眼睛便齐刷刷地投向了他!徐三虽然坐在第一排,但他不用回头也能够感受到那上百双眼神注意的威力!

黑膛脸瞬时变得紫红,徐三抿紧了双唇,双垂的双手却握紧了双拳,希望冀此来给自己增添几分信心。

指导员潇洒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对着徐三说道:“请你上讲台来!好吗?”

徐三看了一眼他的教官邓建勋,邓建勋则向他投以不容置疑的一瞪。咬了咬牙,徐三低着头走上了讲台,站到了指导员的身边!自然,他的眼光是看着讲台上那空空的桌面的,让他面对上百双的眼神汇聚?他还缺乏这份勇气。

“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吗?”耳边传来指导员亲切随和的声音,和他的容貌一样充满魅力,让人无可抗拒。

自我介绍?

徐三的心却是抽搐了一下,这不是存心让他出丑吗?有什么好介绍的,不过是想让自己在上百人面前直接承认就是那个刚入学就挨留学察看处分的徐三罢了!徐三不可抑制地强烈愤怒起来,终于化做滔天怒潮!

霍然抬起头来,徐三的目光冰冷至极,强烈的愤怒使他暂忘了局促和不安,他狠狠地盯了指导员一眼,将目光投入讲台前一百多双等待看他洋相的可恶的眼神!此刻,他的普通话竟然出奇的标准与流利!

“我就是徐三,那个上了公告栏的刚入学就被留校察看的家伙!事情起因是因为我在长沙站当众脱了女生的裙子,事情就这么简单,大家满足了吗?还需要我交待一些细节吗?”

然后,徐三看到了讲台前的一百多双眼睛中无一例外地流露了出了惊讶的神色,几个女生更是以小手捂住了小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窃窃私语声如小溪流水般轻轻响起,学生们开始轻声交谈起来。

“大家安静!”指导员赶紧制止,尴尬地干咳一声,解释道,“那个,徐三同学!处分只代表过去,未来依然掌握在你手中!只要你好好表现努力学习,你一样可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现在,我们先不说这个,我将你叫上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刚才你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唱军歌?”

“刚才?”徐三一怔,这才想起刚才只顾着担心身旁的大眼美眉是否会突然破口大叫“非礼呀!”而忘了留意指导员在教唱歌了!但生性倔犟的他何曾产动承认过错误来?当下便强自辨解反诘道,“我为什么要唱歌?唱歌有用吗?”

指导员微微一笑,身为大学教授,见过的学生真是多了去了,徐三的心理他自然是清楚得很!这也是他的本意,想籍此对全体同学做个典型教育,让所有的学生了解——为什么要唱军歌!

警告:本网站明确包含成人内容。 本网站严禁发表任何类型的儿童色情、兽交、强奸暴力,死亡或者其它不合法的内容。 只有您年满18岁或者您在您的居住管辖区内属于成年人,您才能进入到本网站。 如果你不符合这些要求或者所在的地区法律不允许成人内容,那么你就没有权限使用本网站,请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不提供影片录制和储存服务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